分析师无所不能,包括让利物浦夺冠|华尔街异见

发布时间:2019-06-13 17:57:34 来源:火萤棋牌-火萤棋牌app-火影棋牌下载安装点击:89

  

  利物浦能够站到欧冠联赛冠军的最高领奖台上,除了球员和教练,还有着一群“不懂球”的数据分析师的功劳。

  文| 《巴伦》中国撰稿人彭韧

  

  对于全世界的足球迷来说,上周末(6月1日)是一个盛大的节日,这是2019年度欧洲冠军联赛的决赛日,来自英超的利物浦队以2:0的比分在马德里大都会体育场击败了同样来自英超的热刺队,成为新的欧冠联赛冠军,狂欢的利物浦球迷让马德里成为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虽然欧冠冠军每年都会诞生,但是今年利物浦这个冠军有点不同寻常。尽管利物浦是一只老牌欧洲强队,但是近些年战绩却并不算特别出色,“苦不苦,想想红军利物浦”已经是足球迷们熟悉们的老梗。而他们的主教练德国人克洛普更是一个有些悲情的角色,教练生涯中他曾经六次带队进入决赛,但每一次都输了,其中包括两次倒在欧冠决赛赛场上,这也让他被打上了“失败者”的烙印。就在这场决赛前不久,利物浦又在本年度英超联赛中以一分之差输给了曼城,成为亚军。

  好在利物浦最终打破了魔咒,问鼎欧洲冠军。就在人们为球场上的球员欢呼的时候,可能会忽视利物浦俱乐部中一群默默无闻的数据分析师,但是这只冠军球队的大部分球员,甚至包括主教练克洛普本人,都是这群分析师所建议的结果。利物浦的夺冠,也许意味着曾经改变了棒球运动的“魔球”思维,如今也开始攻陷足球这个人们认为最难以被数据分析和决策的运动。

  一切都始于利物浦被芬威集团的收购。在高度商业化的英超,足球俱乐部也可以像一家企业一样经营和买卖,2010年,美国芬威集团从美国商人吉列和希克斯手中收购了濒临被银行托管的利物浦足球俱乐部,不过当时的利物浦球迷并不开心,他们觉得末日临头,利物浦是英国历史最为悠久的足球俱乐部之一,而芬威集团是个初来乍到的美国新贵,何况美国人根本就不懂足球。

  的确,在购买利物浦之前,芬威集团老板约翰·亨利跟大部分美国人一样不看足球,他所理解的足球是美式足球,也就是橄榄球,他收购利物浦的最重要原因是因为他的老婆是个利物浦球迷,此前亨利在体育产业最成功的投资是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队波士顿红袜队。

  约翰·亨利也是全球最出色的期货交易者之一。大学在加州大学河滨分校主修哲学的亨利一度由于沉迷于摇滚乐而辍学,大学肄业后他开始从事玉米和大豆期货贸易,并且深入研究了趋势跟踪理论,自己研究出一套提前识别市场趋势的数学模型,1981年他创立了约翰·亨利公司,随后成长为全美最大的商品经纪公司。

  直到今天,我们仍然能够在不少期货投资教科书中找到对于约翰·亨利投资案例的分析,不过真正让他被公众了解的还是对于体育产业的投资。2002年约翰·亨利收购了波士顿红袜队,并且开始尝试使用期货投资中的数据统计方法来管理球队。这时他发现了一位非常符合他管理观念的球队经理人,这就是当时还在另一只大联盟球队奥兰多运动家队的球队经理比利·比恩。

  比利·比恩率先在全美棒球职业大联盟中采用了一种被称为“魔球”(Moneyball)的战术。简单的说,传统的棒球球探挑选球员时比较看重球员的整体性,球探们会根据球员的动作、风格甚至是气质来评估他们的价值,而比利·比恩则无视球探们的主观看法,而以上垒得分作为评估球员的主要依据,他不排斥引进那些被球探们认为有明显缺陷和短板的球员。通过买入那些他认为被市场低估的球员和卖出那些被市场高估的球员,比利·比恩用最少的钱赢得了最多的比赛,获得了创纪录的20连胜。约翰·亨利称赞比利·比恩的工作说:“你们赢得一场比赛用了26万美元,而赢得同样胜场的纽约扬基队平均赢一场比赛花了140万美元”。

  虽然开出创纪录薪酬的约翰·亨利最终没能把比利·比恩请到波士顿红袜队当总经理,但是他在红袜队也采用了“魔球”策略,实际上,在奥克兰运动家队获得成功之后,几乎整个棒球大联盟都开始加强数据分析,两年后,波士顿红袜队就拿下了全美职业棒球大联盟冠军。这段经历被美国著名商业书作家迈克尔·刘易斯写成了畅销书《点球成金》(Moneyball),随后被演员布莱德·皮特拍成了一部卖座电影,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电影提名。

  在棒球之后,“魔球”给整个体育界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很多运动开始模仿起“魔球”的思维方式,关注起到底怎样才能赢球这样的本质问题。虽然说数据分析对于体育行业来说并不陌生,但是从利用比赛数据来进行辅助分析,到主要根据数据而不是经验来做出竞技判断,这中间还是隔着一条鸿沟,“魔球”思维意味着球队经营者要更多看到数据背后的本质。

  比如说篮球。当深层数据研究发现三分球对于比赛结果具有决定性的时候,金州勇士队便默默开始建立一只以三分投手为核心的球队,今天的篮球迷们会发现,三分球在比赛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勇士队也成为了篮球中“点球成金”的例子,这只拥有多个顶级三分球投手的球队连续称霸NBA总冠军。尽管代表着“传统”的马刺队主教练波波维奇说,三分球毁了篮球,但是赢球才是硬道理,他也只能跟越来越多NBA球队一起来加强三分球。

  也许足球仍然是个例外。作为全球第一运动的足球一直是一种抗拒理性和数据的运动,足球比赛得分异常艰难,跟一局一局打的棒球和随时可以暂停的篮球比起来,足球是一种连续不间断的竞技比赛,只有中场休息时间教练才能进行战术指导,这意味着运动员在场上时更多要靠自己的战术素养和心理素质来进行调节。这些都给足球比赛结果带来了更多的偶然性,足球迷们大都看过这种比赛:一只球队全场压制另一只球队,有效进攻是对方的几十倍,但就是进不了球,最后被一个小小的失误击败,虽然看起来非常不公平,但这也许正是足球的魅力之一。

  而约翰·亨利给利物浦带来的,正是一个将“魔球”思维运用到足球运动的数据分析团队。他们包括数据研究总监、剑桥大学理论物理学博士伊恩·格雷厄姆,曾在日内瓦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的哈佛大学高能物理学博士威尔·斯皮尔曼,曾经专攻数学的能源行业分析师达菲德·施蒂勒,以及曾经研究天体物理的蒂姆·瓦斯凯特——这样一个看起来能造原子弹的团队,日常工作却是建立跟踪来自全球超过10万名球员的数据库,通过数据来分析比赛,寻找那些被低估的球员。

  这群人中间可能只有格雷厄姆勉强算得上是一个球迷,不过为了避免自己的主观偏见,格雷厄姆有意识不采用传统的视频录像来分析球员表现,他知道,精彩的过人和射门会让球迷疯狂,但这种表现很大程度上可能被运气所左右。他根据球队在特定传球之后立即进球的几率建立了自己的模型,以量化每个球员对于球队获胜机会的影响,并且重新复盘比赛,降低偶然性因素的影响。

  利物浦在2015赛季面临着一个关键选择,那就是决定谁来取代即将被解雇的主教练罗杰斯。按照格雷厄姆的数据分析,德甲多特蒙德队主教练克洛普是利物浦主教练最理想的人选,尽管当时的克洛普看起来并不太出色,那个赛季克洛普率领的多特蒙德队在德甲只拿到了第七,但格雷厄姆用自己的模型评估了多特蒙德的那个赛季,结果他发现,根据他的模型调整后多特蒙德能够拿到第二,多特蒙德的战绩不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运气太糟了。

  最终,利物浦选择了克洛普。他们还用这套数据分析模型筛选出了萨拉赫、菲尔米诺、马蒂普和凯塔等核心球员,虽然并不是每个利物浦球员都是通过数据分析系统引进的,但是数据分析团队有一票否决权,每签约一名球员之前,利物浦体育总监迈克尔·爱德华兹都会把球员数据放在格雷厄姆的模型中进行测试,如果模型运行的结果不佳,那么这笔交易就会取消。

  可想而知,这种做法在内部和外部都遇到了很大压力,这个整天摆弄电脑的团队被外界看成是一帮“键盘侠”,曾经负责利物浦球探部门的巴里·亨特就吐槽说,这帮人根本就“不懂球”,英国《独立报》的体育评论员也曾经评论道,如果克洛普想要在利物浦取得成功,那么他需要克服的一大障碍就是利物浦俱乐部管理层对于“魔球”理论的痴迷。

  这种压力在利物浦输了去年的欧洲冠军联赛决赛之后达到了顶峰。没有一个利物浦球迷能够忘记他们的守门员卡里乌斯在上赛季欧冠决赛中所犯下的低级失误:他把一个手抛球直接扔到了对方球员的身上,白送对手皇家马德里队一个进球,这个进球给队友带来的心理打击是无法衡量的,对于数据分析团队也一样,你没有办法计算出所有的可能性,这些都只是概率。

  在去年的决赛领奖台上接受银牌之后,克洛普曾经久久站在球场中心,双眼无神,失魂落魄,也许他此时想到了《点球成金》里的比利·比恩,虽然创造了全美棒球大联盟的连胜记录,改变了棒球运动的格局,但是比恩却从来没有获得过冠军。而亚军,一直就是体育界中最大失败者的同义词,不管你表现得多么出色,最终也只有拿到冠军才能让别人闭嘴。

  好在克洛普没有放弃,他选择再战一年,正如大数定理,随着比赛场次的增加,糟糕的运气也开始被意外的好运抵消。在今年的欧冠半决赛中,利物浦曾经在首回合0:3输给了巴塞罗那,但在第二回合中,他们实现了4:0大逆转的奇迹,其中最后一个进球来自一个奇妙的战术配合:阿诺德快发角球帮助队友奥里吉攻入了致胜的进球,进球前一刻巴塞罗那队的后卫好像在集体神游,没有一个人上前防守。

  在这场比赛后,格雷厄姆给《纽约时报》记者发邮件说:“我们可没能算到这个进球”,也许格雷厄姆想表达的是就连他自己也深知数据分析的局限性,在场上决定比赛胜负的,仍然是球员和教练们的智慧、勇气、毅力和一点点无法理喻的运气,只不过深层数据分析能够帮助我们抛弃主观偏见,看清很多隐藏的真相。那么,在利物浦获得欧洲冠军之后,足球比赛会被更多“不懂球”的数据分析师们所左右吗?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HN666)